MAIN ITEMS
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
代表世界水电最高水平 荣誉背后彰显中国力量
                          

——三峡集团副总经理樊启祥解读溪洛渡“菲迪克”奖


    2016年9月,溪洛渡水电站荣获“菲迪克2016年工程项目杰出奖”。这一有着国际工程咨询行业“诺贝尔奖”之称的殊荣,代表着业界对溪洛渡水电站、对中国水电的高度认可和充分肯定。
    日前,三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樊启祥在接受专访时,对溪洛渡“菲迪克”奖进行了深度解读。他认为,溪洛渡工程之所以能够从众多入围项目中脱颖而出,在于它体现了“菲迪克”价值判断的核心原则,代表了中国乃至世界水电的最高水平;众多中国工程项目群体亮相角逐“菲迪克”最高荣誉,是中国国家实力的生动体现。


行前不知获奖,但却“志在必得”

    要了解“菲迪克”奖,首先得从“菲迪克”组织说起。
    “菲迪克”即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英文简称FIDIC),是全球工程咨询行业权威性国际组织,成立于1913年,目前共有106个成员协会。其制定的工程建设合同条件和相关文献,已被联合国、世界银行等8大国际组织和机构普遍承认并广泛应用。
    2013年,“菲迪克”组织在成立百年之际,首次评选出“百年工程项目奖”,三峡工程荣获“百年重大土木工程项目杰出奖”。此后,“菲迪克”每年都会组织评选年度工程项目奖,以表彰对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作出杰出贡献的工程项目,该奖项也被称为国际工程咨询领域的“诺贝尔奖”。
    据樊启祥介绍,由于评选严格、认可度高,这一奖项在国际上反响巨大,“菲迪克”组织的先进理念和“质量、廉洁、可持续”的核心原则也被广泛推广应用,“很多工程项目都将这一荣誉作为努力方向”。
    2016年9月26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菲迪克”年会公布了“2016年工程项目杰出奖”,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成为全球21个获奖项目中唯一的水电项目。这是继三峡工程之后,三峡集团在水电工程建设管理领域再次获得世界认可。

三峡集团代表领奖(资料图片)

    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受邀参加年会的樊启祥表示,对于溪洛渡获奖,他“既感到喜悦振奋,又觉得在预料之中”。

    据樊启祥介绍,“菲迪克”奖的评选一般遵循项目所在国有关机构推选,“菲迪克”组织逐层筛选的原则。为了保证公正、独立地评审,“菲迪克”奖的谜底也总是在最后一刻方才揭晓。

    “去摩洛哥之前,我们只知道溪洛渡水电站入围了中国工程咨询学会的推选项目,直到在年会颁奖仪式上听到‘溪洛渡’三个字,才知道得了奖。”樊启祥说,“虽然最后才知道结果,但在申报过程中,我始终对溪洛渡工程拿下‘菲迪克’奖志在必得。”


时代性、创新性和协调性的产物

    樊启祥的“底气”建立在他对溪洛渡水电站的充分认识以及该工程在建设、运行、管理各方面的优异表现上。在他看来,溪洛渡工程集中体现了“时代性、创新性和协调性”,这也是该项目相对于其他“竞争对手”的优势所在。
    “溪洛渡工程的时代性体现在,它凝聚了当今的尖端工程技术和成熟科学成果,顺应了当今时代和现阶段水电发展各方面的要求,适应了趋势,也遵循了规律。”樊启祥表示。
    除此之外,溪洛渡工程在建设过程中的创新举措也颇具亮点。
    据樊启祥介绍,在曾经引领世界坝工方向的欧美国家,出于坝体结构稳定性考虑,拱坝坝身一般不开孔,著名的胡佛大坝就是如此。溪洛渡大坝属300米级高拱坝,作为长江干流防洪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泄洪是关键问题,在两岸的泄洪洞不足以宣泄全部洪水的情况下,溪洛渡大坝坝身开有大量孔口用于泄洪。为科学经济地建好溪洛渡泄洪消能系统,保证其在高流速、大泄量下安全运行,三峡集团开展了大量的模型试验和计算分析,选定了科学高效的泄洪消能型式和相关施工技术,在满足防洪要求的前提下,确保了大坝枢纽自身的安全稳定。

溪洛渡大坝泄洪(摄影:王连生)


    与此同时,溪洛渡水电站在超大地下洞室群建设、巨型机组接机发电、大体积混凝土温控防裂等方面都采取了大量创新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果。
协调可持续是当前水电开发的重要遵循。在樊启祥看来,溪洛渡水电站的“协调性”中,“环境”和“人”的因素体现得尤为突出。
    “大型水电开发首先要处理好工程与环境的关系问题。”樊启祥说,“考虑到高坝大库带来的低温水、气体过饱和等情况,我们在溪洛渡建设过程中采取了分层取水等措施;在水库运行调度上,我们把大坝泄洪和泄洪洞泄洪、电站泄流统一协调起来,尽可能减小项目建成后对环境的影响。此外,我们还致力于实现工程防洪、发电、生态调度等多目标的协调,特别是工程建设运行与移民搬迁安置、后续发展的协调。”
    “从这几个方面来衡量,溪洛渡水电站代表了中国乃至世界水电的最高水平,获得‘菲迪克’奖当之无愧。”樊启祥强调。


中国工程集体“出彩”彰显国家力量

    今年的“菲迪克”年会共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数百名代表参加。除商讨国际工程咨询行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作为这一主题外,本次年会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代表全球工程咨询领域最高荣誉的“菲迪克2016年工程项目奖”颁奖典礼。
    记者了解到,本次年会共在全球范围内评出21个工程项目奖,其中中国获得“工程项目杰出奖”3个、“工程项目优秀奖”8个,在全部21个获奖项目中占据11席,连续4年高居奖牌榜首位,可见国际社会对中国工程界的高度认可。
    “参加‘菲迪克’年会,我最直接的的体会是深切感受到了中国力量,”樊启祥说,“除溪洛渡水电站外,贵广高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等一大批中国的交通、水利、隧道、桥梁等项目也获得了表彰。参评和获奖的项目里,来自中国的工程最多。由此可见,中国工程技术已居国际领先地位,这是国家实力的体现。在宣布获奖项目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China,外国同行也纷纷向中国代表团表示祝贺。”


水电开发是价值再造的过程

    “菲迪克”奖之所以花落溪洛渡,一个重要“加分项”是三峡集团在该项目建设过程中体现出来的责任意识和价值取向,具体来说,是在构建利益相关方互利共赢开发模式方面所坚持的理念和取得的成果。
    “国家把金沙江下游水电资源最富集、最有利于规模化开发的河段交给三峡集团,是对我们的信任,也是一种责任。此外,在高山峡谷的复杂环境下、在保证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将电站优质建成,同样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樊启祥说,“因此,在金沙江下游水电工程建设中,我们时刻牢记使命,勇担责任,努力追求利益相关方的互利共赢。”
在樊启祥看来,水电工程建设是一个价值再造的过程。
    “建设工程不是交付一个产品,而是创造一个具有社会功能、有市场竞争力的价值体。”樊启祥强调,“这个价值体要有增值空间,它体现在工程能长期有效地安全运行,各项功能都能充分发挥,并且在已有基础上能挖潜、提升。”
    据他介绍,三峡集团在水电开发过程中构建的项目管理体系,最后的落脚点都是致力于打造价值工程,并且在未来具有持续的价值创造能力。“对工程来说,最大的价值就是能顺利建成,充分发挥效益,同时与环境、生态形成一个和谐体。”他说。
    樊启祥认为,实现项目所在地区域和人民协同发展,也是水电工程永续价值的体现。“水电开发是一个区域战略。水库一形成后,存在长期的土地淹没。库区人民为了支援工程建设,搬离世代耕种居住的土地,作为水电开发企业,我们必须严格落实国家的方针政策,按照‘前期补偿,后期扶持’的原则,千方百计确保移民安稳致富,绝不能让移民越搬越苦,越搬越穷。”他说,“与此同时,通过水电建设可将当地的优势资源充分发掘出来,形成市场竞争力,这也是促进当地发展和移民脱贫致富的好机会。”

溪洛渡工程全景(摄影:王连生)


    工程大坝和廉洁大坝同筑

    廉洁是“菲迪克”组织考量工程的一项重要原则。据樊启祥介绍,在传承三峡经验的基础上加强制度建设,是溪洛渡建设廉洁工程的成功经验。
    “三峡集团将廉洁自律和反腐工作作为工程建设的重要内容来抓,坚决杜绝和防范各种贪腐问题发生。在三峡工程建设中,坚持工程大坝和廉洁大坝‘两坝同筑’,在金沙江水电开发过程中,我们延续了这一经验和传统,建立了一套公开透明的项目管理制度。”樊启祥介绍。
    在溪洛渡工程建设中,三峡集团提出了“规范、有序、协调、健康”的八字要求,其中“规范”、“有序”和“健康”,都是对廉洁从业的要求和约束。所谓规范,是指一切管理都有制度,有规矩,且进入流程,可检查追溯;有序是指每一项工作、各项目之间的关系都清晰明确;健康着重强调的是队伍的诚信履职和“干净做事”。
    审计也是筑牢廉洁根基的一项关键工作。在溪洛渡工程建设全过程中,三峡集团始终坚持实行国家跟踪审计制度。从2005年工程正式开工起,就请国家审计署每年对溪洛渡工程进行年度过程审计,在国家审计的同时,三峡集团的内部审计和社会审计也同步进行。

    “参加溪洛渡工程建设的主要骨干基本都是三峡工程建设的主力军。通过制度的保证约束和三峡精神、三峡文化的激励熏陶,大家的思想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程建设中,队伍总体稳定健康。”樊启祥强调。


推动中国标准走向世界

    作为工程咨询领域最权威的国际组织,“菲迪克”的肯定和褒奖,对中国水电参与国际竞争大有助益。
    “目前,中国水电无论是产业、政策还是管理都形成了比较完备的体系,有比较成熟的规则规范。溪洛渡工程得到国际认可,有利于进一步树立和推广中国标准。”樊启祥表示。
    在他看来,如何“让中国的标准、规范更容易为西方发达国家接受”,是中国水电面临的一大关键。
    “西方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开发水电的进程中,输出资本、技术的同时,也输出了自身的标准。当中国进入这些市场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不同标准的认可和接受问题。”他说。
    输出标准,唯有实干。“只有通过项目建设,让国外的政府、企业和人民见证和感受中国水电的建设能力和工程运用价值,才能更好地输出中国标准。”樊启祥说,“‘中国水电’走向发展中国家不够,还要进入发达国家市场。通过与发达国家的企业和咨询机构进行同台竞技和交流合作,有利于加深他们对中国水电界的了解,也可以使中国企业更好地学习西方先进的工程技术和管理理念。目前,中国水电企业正借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东风稳步实施国际化经营,这将有助于中国水电标准和能力的提升。”

溪洛渡水电站机组(1号)转子吊装(摄影:王连生)


 助力“中国制造2025”

    水电作为工业领域中创新和集成度相当高的一个细分行业,往往是高新技术和前沿科技的舞台,同时也是推动工业水平、制造能力向前发展的一大动力。
    以溪洛渡工程为例,通过“数字大坝”系统,依托现代化的信息和管理手段,三峡集团实现了对溪洛渡大坝建设的全方位控制与管理,保证了工程的施工质量和大坝的运行安全,引领中国水电进入“智能制造”时代。
    “‘智能制造’所具有的优势和带来的便利是显而易见的。与此同时,它所带来的工作模式、思维方式的变革和利益格局的调整,也必然会深度地影响水电行业的生产方式、管理体系和组织架构。”樊启祥说,“三峡集团已率先在‘智能制造’方面进行了探索和尝试,今后我们将更进一步,总结出一套可移植的标准、规范,在行业内和国际上推广。”
    我国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提出,坚持“创新驱动、质量为先、绿色发展、结构优化、人才为本”的基本方针,通过“三步走”战略,力争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2035年中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行列。
    为实现这一目标,今后,国家将着力建设制造业创新中心工程、智能制造工程、工业强基工程、绿色制造工程和高端装备创新工程。以上“五大工程”,水电开发无不涉猎。
    “以水电为例,这一领域的智能化建设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然会向其他专业、领域和相关方面辐射延伸。当各个业务链在一个智能化平台上高度集成后,将带来整体性的质变,这将对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发挥重要作用。”樊启祥说。(向阳 报道)


                        
 
发布日期:2017-04-28

技术支持:中国三峡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主办 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京ICP备13036969号           版权所有:中国三峡建设管理有限公司 201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